基地养殖

当前位置:首页 > 蛋鸡养殖 > 文章列表

致生活——上班时的糗事趣事

更新时间:2019-06-13

致生活——上班时的糗事趣事

  搭档干活的电焊工,是个女的,师傅叫她张美丽。

她确实是长的很美丽,娇小的身材娇小的脸。 五官比例完美,脸若桃花。 给我的第一印象是:艳。

  她也和我们一样,穿着帆布工作服大头皮鞋。 因为气割时会有火星溅射,她把一头乌发盘起来,用蓝工作帽压住了头发。 人一漂亮,再难看的衣服也遮挡不了女性的特征。 透过厚厚的工作服,仍然把她那傲人的身材,展现在我的面前。   因为不了解她的个性,没敢上前献殷勤!怕一不留神让她低看了,今后再要扭转印象,就要多付出几倍功夫。   我师傅让张美丽先去干活的地方等我们。

他带我到车间里开了张领料单,去仓库领了几根角铁,一张薄铁皮,用车子推到一车间——他是铁了心,要先帮我把工具箱做好。

  一车间就是生产水泥管的车间。 水泥管的生产,就是按不同的管径,制成钢模;钢模先制成二个半径圆孤,放入扎好的铁笼,合在一起。

用镙栓拧紧后,放在置有四个铁轮的工作台上。

  工人推上电闸,工作台上四个铁轮转动,上边的钢模被甩起来跟着转动;这时候,钢模两边的工人,把已经拌好的水泥,用铁铲一铲一铲的往里扔。 当钢筋扎成的铁笼子,全部被水泥埋沒凝结牢固了,就把钢模连同水泥管,从工作台上吊到空地上。

卸掉缧栓,折开模具,把里面成型了的水泥管,吊出来养护一段时间(冬天用帆布盖着蒸气养护、夏天用草包盖着淋水养护),就可以放在室外,等待送到各地自来水厂去了。   水泥管的生产过程,也很激动人心!看上去,就是钢铁与钢铁之间互相仇恨的敌视!钢模架在工作台上,紧紧的靠着钢轮。 钢轮不让它靠,把钢模使劲的抛向空中;钢模在空中转动了几圈,重重的往下摔;这抛和摔的过程不断重复,在车间里形成巨大回声。 “轰隆轰隆”之声一阵一阵的,能把人的耳膜震聋!  我踏进车间时,几乎听不见别人的讲话声音。 要听清楚对方讲的什么,先得把耳朵凑到对方嘴边;当你要向对方传达信息时,也要把嘴巴送到别人耳朵边。

  我们去一车间干的活,就是修理甩坏了的钢模。 潘师傅把公家的活先扔在一边不管不问,用石笔在角钢上划了几下,让张美丽用喷枪,把它切割成长短不一的几段。 然后把截断的角钢,用电焊拼装成一个长方形,外面蒙上一层铁皮,就是工具箱。   做工具箱的过程,我基本上是站着看,因为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配合。

老老实实的在一边呆着,别不懂装懂的去瞎搅和,把过程记在脑子里,是做徒弟最好的方式。

  张美丽用喷枪切割角钢时,喷出的火焰很长,“呼呼”的响声很吓人!那吓人的火舌,轻而易举的把角钢截断,温度一定不低;当她用焊枪烧电焊时,我也觉得好奇,睁大了眼睛看。

电焊发出“嗞嗞”声,炫出蓝白色光,很刺眼。 因为好奇铁与铁是怎样焊接在一起的,便睁大了眼睛使劲看!不幸的是,过不多久,我感觉眼睛里不舒服。

眼睛睁不开;睁开了也不敢使劲睁大,还流眼泪。   我师傅看见了,关切地问我:“小武啊,被电焊光刺伤了眼睛,难受了是不是?”  我说是的!以为切割时的火那么大,看了也没伤到眼睛;看见烧电焊时发出的蓝白色孤光很好看,多看了一会,沒料到那么微小的蓝光会刺伤了眼睛。   潘师傅问我:“想不想早点治好眼晴啊?”  “那当然想了!”我说。   “治这个眼睛吧,有一种特效药。

”潘师傅把眼睛眯起来,笑着说:“你问张美丽要,她有!她是走到哪里带到哪里的。 ”  我没注意师傅说话的神态,以为电焊工随身都必带治疗刺伤眼睛的药。 她正干着活,不便打扰,所以先站在她身边等待了一会。

  张美丽烧电焊时,听不见我们师徒两个对话。 趁她放下电焊面罩,用小斧砍焊渣时,我凑到她耳边,讨好地称呼她:“师姐,我眼睛被电焊光伤了,淌眼泪不舒服,问你要点药。 ”  张美丽脸一红,嘴凑到我耳边,问我:“谁让你找我的?”  “我师傅说,这个特效药只有你随身带着,不知你肯不肯施舍?”  张美丽听了,脸色整个儿红透,手指头伸出来朝潘师傅点了点,对我说:“这个地方人多,咱们找个没人的地方。

”  我不知道给我药为什么要找个人少的地方,糊里糊涂地跟她走到车间外面转角处,在堆着水泥管的一个角落里,她站着了。 然后看见她把工作服扣子解开,一只手把里面的毛衣往上掀,另一只手伸进毛衣里。

她伸进毛衣里的手往下一拽,一只肉嘟嘟的小白兔,蹦蹦跳跳的出现在我眼前……  我被张美丽这个举动吓了一跳!忙问她:“师姐,青天白日的,你这是要干嘛?”  “帮你治眼睛呀!”张美丽说:“被电焊刺伤了眼,用女人的奶水治最好。

”  这我可是第一次听说!虽然觉得不可思议,也有违医药原理。

但一个刚认识的女人,为了治我的眼睛,毫不犹豫的向你袒胸,这一定是白求恩式的高尚的精神。

心里只有感动,没有往歪里多想。   张美丽让我摊开手掌,说:“没东西盛,你就用手接点吧。

”  我把摊开的手掌,凑到肉嘟嘟的小白兔旁边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颗傲人的红豆。   张美丽用手使劲挤压小白兔,但那颗红豆里面就是不肯往下滴奶水。

她撩人的眼睛盯着我看,说:“奇怪啊?前几天懒潘还说能吸出奶水,怎么挤不出来啊?……”  我孤疑地盯着她看,脑子里一闪念:前几天我的师傅能吸出奶水?难道师傅和她有一腿?  张美丽突发奇想对我说:“小武啊,要不你吸吸试试,看能不能吸出奶水来?”  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!女性不轻易外露的东东,看看可以,近距离亲密接触,我还没做好那个思想准备。

  张美丽一边整理衣服,一边嘴里嘀咕着:“给孩子停奶好久了,你运气不好哇!”  我赶紧说:“师姐,让你费心了!你赶紧把衣服穿好,当心受凉!”  虽然我希望和女人的暧昧可以长久一点,但心里也有点怕怕的!谁知道在哪个角落里,是不是有人在看免费的直播呢?  ……。

  • +基地养殖开户
  • +最新公告
  • +基地养殖IOS
    • ●临时公告
    • ●基地养殖IOS
    • ●公司治理
    • ●回报投资者
  • +高管人员
  • +组织机构
  • +基地养殖下载
  • +企业风貌
  • +基地养殖注册
  • +基地养殖开户
  • +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