力成文学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情感日志 >

《自决之书》经典作品语录

发布日期:18-09-08       文章归类:情感日志       标签:
       
如果是永远都不能实现的事,如果永远都不会发生,那为什么还要想象发生以后的情形呢?
——费尔南多·佩索阿《自决之书》
*****
一年又一年疲倦枯燥的时间,将我灵魂里的深渊填满了同样枯燥和深刻的疲倦。
——费尔南多·佩索阿《自决之书》
*****
乡村的太阳将一切镀成金色,那儿先是暗光,再是潮湿的光芒,然后,变成亮闪闪的金色光芒,将草地、灌木丛的轮廓和郁郁葱葱的树林镀成金色。太阳照射在玻璃上、墙上和屋顶上,将它的影响力放大到无数倍……清晨……风味各异的现实。
——费尔南多·佩索阿《自决之书》
*****
占星家将万物中的影响力归结于四种元素的作用,即风、火、水、土。
——费尔南多·佩索阿《自决之书》
*****
这些想法在我心里来回闪过,它们不是我的想法,而是从我脑海中经过的想法。我没有沉思;我是在做梦;我没有灵感;我只是胡言乱语。我会画画,可我从没画过;我会谱曲,可我从未谱过曲。三种艺术中的奇怪概念,如同想象出来的温柔爱抚,爱抚我的大脑;可我让它们蛰伏在那里,直到它们消失不见,因为我没有能力赐予它们形体,让它们成为外部世界里的实物。
——费尔南多·佩索阿《自决之书》
*****
如果今天我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这条路,是因为我再也无法容忍我是个已被定罪之人…我会自杀,并非因为道德上的痛苦,而是因为导致那种痛苦的道德真空。
——费尔南多·佩索阿《自决之书》
*****
我的恐惧在于这样的心理倒置将控制我的身体,就好像莎士比亚和卢梭都是性倒错者。
——费尔南多·佩索阿《自决之书》
*****
如果我的意志必须和美学搭档,那它一定不会合作,而且不可能把想法留在一个没有成形的故事的孤立篇章里,它们只是一些听来很惊人的句子,但若要它们真正惊人,我所写的故事必须具有拥有表现力的时刻,精练的观察,紧密相连的措辞……有些想法是妙语连珠,有独创性,但若是没有那些永远都没有写出来的前后文,它们就会变得难以理解。
——费尔南多·佩索阿《自决之书》
*****
我最深思熟虑的行为、最清晰明朗的想法和最合乎逻辑的打算,终究不过是天生的醉态、与生俱来的癫狂和巨大的无知。
——费尔南多·佩索阿《自决之书》
*****
与正常情况相反,我对死亡的恐惧更甚于我对临终这个过程的害怕。
——费尔南多·佩索阿《自决之书》
 
感觉就是在不产生思想的情况下思考,因此,感觉就是理解,前提是这个宇宙没有思想。
——费尔南多·佩索阿《自决之书》
*****
事实上,我所有的心血来潮和欲望所带来的满足加起来,只比我对孤独的渴望多一点点。
——费尔南多·佩索阿《自决之书》
 
一旦那个感觉来了,作为一名艺术家,对他而言,这些事物就好像是躯体,而由感觉组成的灵魂就会在内心视觉面前变得无所遁形,看到之后,他就能把他的感觉写下来。
——费尔南多·佩索阿《自决之书》



力成文学
三分彩计划群 安泽县 | 新源县 | 曲阳县 | 昭平县 | 景泰县 | 佛山市 | 中江县 | 陕西省 | 西吉县 | 扶沟县 | 桓台县 | 油尖旺区 | 眉山市 | 华亭县 | 依兰县 | 太康县 | 遵化市 | 灌南县 | 沈丘县 | 呼伦贝尔市 | 崇仁县 | 彭泽县 | 丰台区 | 象州县 | 黑水县 | 普定县 | 广汉市 | 东城区 | 名山县 | 灵璧县 | 光山县 | 扎兰屯市 | 元朗区 | 东至县 | 邻水 | 韩城市 | 姜堰市 | 修武县 | 嘉义县 | 河北区 | 芮城县 | 昆山市 | 新晃 | 明水县 | 香河县 | 上思县 | 上高县 | 渝中区 | 长兴县 | 宁津县 | 叶城县 | 宣化县 | 收藏 | 深水埗区 | 定日县 | 昭通市 | 繁昌县 | 宜宾县 | 沽源县 | 星子县 | 郁南县 | 班戈县 | 焦作市 | 界首市 | 瑞昌市 | 阿城市 | 临夏市 | 南江县 | 响水县 | 昌都县 | 绥滨县 | 四会市 | 新竹县 | 江源县 | 井研县 | 察雅县 | 全州县 | 会同县 | 连平县 | 卫辉市 | 三门县 | 遵义县 | 天长市 | 当雄县 | 丹巴县 | 永春县 | 邓州市 | 田林县 | 兴山县 | 汤阴县 | 南平市 | 明星 | 驻马店市 | 庄河市 | 沛县 | 拉萨市 | 酉阳 | 湄潭县 | 茌平县 | 土默特左旗 |